中美经贸摩擦的具体内容主要反映了美方自我界定的利益关切,主要包括三类问题:一是贸易平衡问题,即特朗普所关心的美国贸易逆差问题;二是结构性问题,即中美经济制度的差异性,美方希望中国加大市场化进程;三是国家未来竞争力问题,重点指向中国制造业未来竞争力。

二是企业自身有问题。过去一段时间,有的企业借贷比较容易,杠杆率比较高,企业拿到钱以后盲目扩张,偏离自己的主业。